【吉莱AU】一次性的恒星(完)

OOC严重写得很差,不喜请右上
非常矫情,请谨慎食用
前文链接见评论

 
 
  是的,莱因哈特大人……

  齐格飞.吉尔菲艾斯准尉的头脑难得地在犯晕。他睁开眼,面前横着的是赤裸的缪杰尔上尉,莱因哈特,他的挚友。
  只是你的挚友吗?
 
  在卡布契兰卡的帝国军基地军官宿舍。
  厚重的钢甲和供暖设施提供的温度把这儿隔断成天寒地冻里温暖的一隅。暖烘烘的空气非常适合疲惫的人放松,年轻新鲜的肉体,可以用鲜美多汁形容吗?
  几个小时前他们已不为人知地跨过这条冠冕堂皇又俗味的约束线。虽是无旁人知晓,但却必要说一句“令人意外”的是,率先捅破这多年来对他们而言其实早已徒有虚名的窗户纸的人不是显得锋芒毕露的莱因哈特,而是温和稳重的吉尔菲艾斯。
  这位未来巨星的追随者。
  白天他们攸关生死的第一战胜利结束后两个人回到宿舍,被突如其来的温暖空气包围,紧绷的神经骤然松弛,仿佛放开了闸门,手脚被潮水一样的疲倦没过,他们呼出一口气,电子门发出滴的一声关闭,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动。大概有了近半分钟,才有人开口。
  “终于结束了……”吉尔菲艾斯说。
  “不,才刚刚开始啊吉尔菲艾斯。”莱因哈特这时蹬掉靴子伸展双臂仰躺在单人床上,奢华动人的金发淌开,他的目光不在天花板上,而仿佛是透过那里在专注地看着更高远的天际,宇宙。他心情很不错,忍不住微微弯起嘴角,他带着枪伤的手回宿舍前已经妥善处理过,现在缠着整洁的纱布。吉尔菲艾斯一瞬间感到了空气系统传送的暖风实在有些过热,而首先告诉他这个信息的却居然是他的胃,他感觉怪怪的。
  莱因哈特长手长脚正躺着,吉尔菲艾斯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来,莱因哈特两手一撑半坐起来。“怎么了吉尔菲艾斯?”
  吉尔菲艾斯把手搭在他肩上低下了头。
  “莱因哈特大人……”
 
  莱因哈特大人,我……
  “你怎么了吉尔菲艾斯?”莱因哈特碰碰他的额头,“你说什么?”
  那只缠着纱布的手一下使吉尔菲艾斯异常地难过,而他的理性告诉他这非同寻常,他太激动了……这有些不应该,难过异常浓郁地塞在胸口化不开。“莱因哈特大人,要小心。”他轻声说。
  我们要走的路还是很长的,还有好多要做的事情,我们稳稳地去……
  某种不可知的力量催促他去做什么,他明白自己是清醒的,他虔诚地顺从……也许就是他自己希望做的,他亲吻了莱因哈特。莱因哈特冰色的眼睛睁大然后眨了眨,他没有拒绝。吉尔菲艾斯原来半眯着的眼也睁开了,微妙的气氛一下子消失了,莱因哈特噗嗤笑了一声。吉尔菲艾斯也捂着眼睛笑了起来,他突然被推倒,莱因哈特翻身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定在床上,于是吉尔菲艾斯也放下手,钴蓝色的眼睛满溢温柔。
  “要试试吗莱因哈特大人?”
  莱因哈特微微低头,金色的发丝若有若无触到吉尔菲艾斯的脸上,莱因哈特背光的面容像古典雕塑一样典雅优美,有光影简化的简洁流畅线条,他笑着的被吻过的湿润嘴唇上的一点反光,摇曳着动人心魄的吸引力。“可是是你先动手的。”下一秒他们便心照不宣地吻起来,空气再一次升温。
  都是初次的两个人都有些笨手笨脚,看起来十分扫兴,惟是年轻人过分兴奋的荷尔蒙作祟,或是这太久未彰显的浓重依恋使然,他们紧紧相贴,修长的腿本能地去磨蹭彼此下体,喘息间吻得生死不分。毫无章法地扯掉碍事的黑色制服,把床铺搅和得一团糟,从床上滚到地下,生理结构的排斥也不能浇灭他们相触碰结合确认彼此的热情。热情的金色狮子异常凶猛,但体术优胜的吉尔菲艾斯占着上风,被进入的莱因哈特眼泪硬生生被逼了出来。他们唇舌纠缠,汗泪氤氲,又从地板做回床上。吉尔菲艾斯健美的脊背渗出薄薄一层汗,每次挺身时肌肉收缩紧绷。莱因哈特卧趴着,漂亮的小腿有点抽搐,挺翘的臀丘柔软泛红可怜兮兮的,他在吉尔菲艾斯的控制下婉转低吟,快感也不可掩盖疼痛,但仍他忍不住体内不断绞缠咬紧吉尔菲艾斯。
 
  他们做尽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的事,只有他们知道的事。当激情过后精神跌入黑色的甜美的睡眠,思维再从沉沉安适的黑暗湖水中稳稳地走上岸,莱因哈特的睡容与呼吸近在咫尺,金色的发丝丝缕缕被汗湿黏在额头脸颊,周身是肉体散发的暖烘烘的气息,这样隐秘的快乐,原来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吉尔菲艾斯想。

  他做了一个太过美好的梦。

  此刻吉尔菲艾斯目光中的情愫毫无掩饰,爱这样简单的字眼于他们而言实在敷衍却还算恰当,对于面前的莱因哈特,他还泛着粉红色的圆润肩头,被滋润得如同熟透果实的皮肤,这个人几乎过分美好的一切,吉尔菲艾斯的忠诚与爱恋外,有着不可说的忧虑。
  吉尔菲艾斯坚信着他的莱因哈特是宇宙间将升起的最耀眼的新星,他注定要成为不苟于尘埃的至高无上的王者,光辉在银河的未来与历史中闪耀。他是神的花园里被钟爱的芬芳,对此吉尔菲艾斯的心感到无比虔诚。
  而同时他的心底深处也感到莱因哈特是被神青睐而过早折下的蔷薇,在圣坛上的瓶中绽放的被仰望的花蕾,他害怕他会过早地枯萎,害怕他会不洁。王者的路上从来不可避免鲜血淋漓,他有些过分地希望他的莱因哈特是戴着荆棘花冠的少年王,然而……
  甚至他最深处的一点点私心也会想,如果他不是叫命运选中去做点亮历史的星星……

  无论怎样我都会在莱因哈特大人身边。
  我会帮助他。让他向前走去。
 
  莱因哈特这时睁开了眼睛,吉尔菲艾斯的脸在眼前,纯粹的钴蓝色眼睛里有太多的东西流溢出来,他一时未分辨明白。
  “你怎么样吉尔菲艾斯?”“是做了个好梦吧?”
  “是的,大概是小时候的事。或者也许我们现在正在梦里,却自以为正经历着真实呢。”
  莱因哈特的自信的笑永远都带有的鼓舞人心的魔力:“啊,是啊,你知道吗吉尔菲艾斯,我梦见在我自己的旗舰上我们一起面对敌人,我们站在万军之前指挥,无往不胜。”
  赤裸的美人毫无扭捏,他生机勃发,让人心动又敬畏。“称赞我吧吉尔菲艾斯,像马尔特上校说的那样我们马上就会被调离这里,去做更该做的事。”他吻了一下吉尔菲艾斯,愉快满溢于心,甚至盖过了他对醒来时吉尔菲艾斯那过分充溢的感情的疑惑还有——还有一点心悸。大概是还有什么模糊不清的梦境他已经不记得了。
  这样虚无缥缈的错觉不足放在心上,曼绻如诗的星云,群星闪烁其间等待他掌握于手中。而吉尔菲艾斯将和他一起,那样伟大的征程,只有他们完完整整地见证。面前红发的年轻人,是他意义非同寻常的挚友,是他的辉映的光源,是……

  一颗恒星的陨落于宇宙而言也不过是大海中一星泡沫破碎,而对于仰望依赖于它的事物而言,即使是面对将湮灭的这颗星也会产生不可言述的悲恸和感叹。

  莱因哈特在征服星海间的一生从没有见证过恒星的陨落。那样宏伟的死亡对星河而言竟不值一提,相比之下寿命短暂的渺小人类却留名于时间,是不是该感到幸运呢?
 
  彼时的莱因哈特躺在床上在高烧间放任思维游荡。他突然觉得自己这样想有些可笑。璀璨的金色长发依然华丽动人流泻于枕间的褶皱,轻且薄的丝缎温柔地伏在他身上,他却浑身沉重得甚至无力抬手。
  他甚至已经不再有气力气恼没有死在战争中,葬伯伦希尔上。冷和热交替地冲刷着他,思想如四分五裂的游魂飘荡,一闪而过的红色砖墙,处女般的隐秘花园,他看见灼灼的夏日,柳荫睡莲的池。是谁在斑驳的光和荫间奔跑?是谁在大笑?

  是红色的恒星在爆炸吗?
 
  疾风骤雨的火焰从他身边飞逝而过,他感觉又幸福又痛苦。身体的高温和困倦又开始突然给他莫名的舒适感,没有什么红色恒星,他错了,那是红色火焰一样浓密的卷发啊。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的脸离他那么近,低垂下来的眼睛里流溢着光彩,是吉尔菲艾斯在爱抚他。是啊,他的幸福和舒适都是他给予的,莱因哈特这么想。
  他不可控地开始痛苦。是自己的笨拙让吉尔菲艾斯消失的。好在他现在可以去找他了,他要道歉,在这个世界里他做什么也不够他亏欠他挚友的。他隐隐听到一声小声的抽泣,一滴泪冷冷砸在他脸颊上,他的所有纷飞的精神突然轻飘飘地落地了。
  啊,是要结束了。他才想到自己已经闭上眼了。
  他突然非常释然,想着这样睡下也去很好。
 
  “或者也许我们现在正在梦里,却自以为正经历着真实呢。”
  莱因哈特非常非常困,他渐渐要沉入黑色的无梦的深潭,感到只要睡够就会醒来。轻风掀动白色的薄纱窗帘,荡起涟漪一样的皱褶,他感受到亲切的兰花香味,只要他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吉尔菲艾斯正在打开窗户。
 
  吉尔菲艾斯就在我身边啊。

  在坡脚下是一片平坦草地,银色的月光铺满月牙弧形的水池,边上不远处环绕着花丛,簇拥着高大优美的复古房屋。莱因哈特看着吉尔菲艾斯,他看了很久,说:“我们走吧?”
  他在询问他。
  “是,莱因哈特少爷。”
月光下两个少年牵着手,挽起裤腿涉过浅浅弱水。扰动的波纹闪烁着荡远,这湾水像浅浅的银河,他们脱下的鞋子被留在了银河的另一边。
  我们总是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这一个仲夏夜在群星点亮的巨大花园里,莱因哈特.冯.缪杰尔,某刻心中仿佛感到克洛托女神扯动了命运的纺锤线,他下意识握紧红发同伴的手并回头看了他一眼……还有他肩上的伤口。他们的身后是漆黑的森林和幽幽星空。
  哪怕人类文明历经千年也仍不过是宇宙历史可有可无的零头,而宇宙现在依然不过138亿岁,银河的红巨星还未真正死去。年轻的银河还有时间去珍惜这一次性的恒星。

END


 
 
 
 
 
 
 
 

【吉莱AU】一次性的恒星(一)


瞎J8乱写的,不喜请右上红叉
自娱自乐
虽然OOC但请不要打我
我爱赤金
TBC.

我爆炸!我升天!我旋转跳跃闭着眼!!!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圈:

作死挑战大透视。DNT双璧是OVA双璧的娃,这么傻白甜的梗搞起来有点不适应_(:з」∠)_

同高考党,也是四月入坑。
要带着像他们那样坚定的信念前进啊!
提督千古。

迟玄戈:

想要拥抱他。

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星期了,趁着这个特(bei)别(shang)的日子顺便来说说四月以来入坑的感想。
*前方话痨注意
一开始只是单纯的因为作为IG五年nc粉我对他们能拍好这种上古ip有信心……(我觉得IG没有找岸本卓来真的很遗憾,他是我见过最稳的编剧……)
以及想试着接受一下未来星际的设定。其实我以前一直对这类设定不感兴趣,相比未来更倾向于历史。不过我从小就喜欢科学范畴内的宇宙就是了…
第一集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态看了一下,但等我回过神来,就已经开始期待第二集并把大事记年表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dei我完全不介意剧透,因为我觉得真正的好作品是经得起剧透的,当然悬疑解谜类除外。就像我即使现在早早的知道了大家的便当顺序,真正看的时候也绝对会泪崩……
在看预告时我并没有产生任何人设偏好,第一集中莱和吉其实能感觉到他们本质都是很纯粹的人。而杨安定的声线和最后的背影使我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兴趣。然后第二集我就沦陷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完全就是理想型啊!不同于我以前喜欢纸片人时那种仅仅是想看着他们,注视着他们的一切就好的心情,而是更加渴望的,想要拥抱他,想去守护他,想让他能过上自己想要的一生。(于是就让老先替我抱抱他了orz 这两个人正好隔一年什么的真是令人心情复杂x)
所以老杨并不算在我男神一列,他是特别的。
某种意义上这算我的初恋,毕竟也就小学谈过,但小学又懂什么呢。而在我小学毕业半只脚入宅后就只喜欢纸片人了……其实以前也没追过什么明星,喜欢最久的男神是达芬奇hhhhhh
看了第二集后的那天晚上我因为亢奋过头翻来覆去到两点半才强迫自己睡着,之后的两集杨回皆是如此,而这并没有使我白天萎靡不振,只要稍一回想便精神抖擞(虽然有时候感觉到了猝死的边缘……)事实上,这两个月要不是银英,我大概也没法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所幸后来适应了,不再出现失眠到现象。不过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彻夜难眠的体验以前从未有过。随着我不断的寻找资料,看了许多评价,我越来越喜欢他,也越来越心疼他,想要守护他的愿望就越发强烈。
同人创作某些意义上是读者希望自己喜欢的角色能够幸福的产物,就我个人而言,发刀大概仅因为悲剧之美难以抵御。但对杨,我只希望他能好好活着,看书,擦古董,喝茶饮酒,有人陪伴。菲姐确实说出了每一个杨粉的心声,她是一位坚强美丽的女性,我祝福他们。

银英被大家认为是八九十年代青年人的政治启蒙。很惭愧,我作为一个文科生,每天背在嘴边,默在纸上的民主,之前竟是只记下了空泛的文字,完全没有做深入的思考。所以银英也算是我的启蒙。当然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我本来就不太正的三观某种程度上又进行了扭曲,甚至影响到了语文作文的论点。正所谓思而不学则殆,在我有时间了解更多相关知识前,还是先暂时掰回社会主义价值观吧……

我喜欢一部作品时通常会对所有主要角色产生兴趣。我喜欢陛下的纯粹和野心,大公的正直和通透,也喜欢老先带着不羁的骑士气概,以及尚书冰冷中的一丝温情……而老杨,他对我的吸引来自安定感。这是我在紧张的学校生活中一直渴求的东西。即使杨始终被迫处于与安定无关的紧张局势,他自身带给人的安定感从未消失。复杂矛盾的角色总会使人沉迷,纵使不败的魔术师的传奇令人惊叹,我想杨本身并不希望有展示自己军事才能的机会。在和平与民主的时代做一个普通人也许更加符合他的期望。杨本质中的慵懒甚至颓废和为了捍卫民主奋战在一线的矛盾给人以巨大的冲击和感慨。这种矛盾与想过平静的生活却被迫去拯救世界的日本高中生相比具有额外的悲剧性。伊迪丝.汉密尔顿在《希腊方式》中说:“一个能够忍受无限苦难的心灵处于苦难的折磨中——只有一点才是悲剧。”毫无疑问杨是具有西方式的悲剧内核的,不过相比传统西方英雄以一人之力对抗一切命运或敌人的斗争直至毁灭,杨有他的追随者和继承者。这是悲剧中令人感到宽慰的地方。
其实对于杨的结局,我刚开始看到时也十分意外。后来结合全作想了一段时间后,不得不承认,这确实不是最好但也是最不坏的结局。我一向不抵触角色的死亡,如果因为他们的死亡故事得以继续,或者这个故事里死亡才是最好的选择,那我甚至会有些宽慰。文学艺术中的角色某种意义上是永生的,他们活在每一个读者心中,也在每一个同人创作者的笔尖。甚至当我们试着像他们一样思考,试着模仿他们的习惯,去走他们走过的路,尝试他们做过的事时,我们也在延续他们的存在。(我手边没有白兰地,就在红茶里兑了红酒,味道相当好xD就如同尝试普鲁斯特笔下的玛德琳蛋糕蘸椴花茶一样,和故事中的人物做同一件事是十分有趣的。)

因为是断断续续在公交车上写的,思路不是很连贯,基本上想到哪就哪……也许等我高考结束把原作和ova补了以后会认真写一些人物分析……现在就到这吧。

杨说:“国家兴亡,在此一战,但比起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来,这些倒算不得什么,各位尽力而为就行了。”
对我而言,高考也如此,成败在此三天了。但比起我个人真正的追求,也不能算什么,尽力而为就是了。
其实历史和图书馆学一直占了我大学专业选择方向的一半,与杨相遇也算是某种神奇的引力所致吧。

2018.6.1


(小声bb:这张图有个意味不明的隐藏刀……老杨的手势不是回抱而是一个虚扶着老先下一秒就要完全透明起身离去的动作emmmm当然老先很快就会一起了……不过我是画完才发现老先是同一天的,所以现在看还可以理解为“我来接你了”这样比较甜?的方向……虽然我发现后有点想吐血[再见]想到自十八岁以后的每一个儿童节都要在吃刀中度过我对田中老师还有点点怨念……)